查看: 2565|回复: 6

[乡村文学] 地方小说连载--无为人二秃子的故事一--我要上学

[复制链接]

49

帖子

224

金钱

0

好友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8 14: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和风 于 2017-1-8 14:55 编辑

二秃子从来没有想过上学的事,也没有上学的打算。上学对他来说纯粹属于一件偶然的事情。

二秃子九岁那年,春节刚过不久,还是正月里,天气冷的很,村子里虽然偶尔能听到小孩子们点燃鞭炮的炸响声,偶尔还能看到拎着红糖糕点拜年的人,但春节热闹的气氛已经消退得差不多了。村子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这天上午,太阳爬过村头树梢已经有一仗多高,二秃子像往常一样,撅着屁股在村头水沟里抠泥巴玩水。王老师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从二秃子身边路过,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下了脚步,回头吆喝正在玩水抠泥巴的二秃子,叫他去报名上学。二秃子站起来楞楞地看着王老师,半天没有反应,粘满黄泥的手上不断地往下滴黄泥水。王老师提高声音又重新说一次:“二秃子你该上学了!上来跟我一道报名去”。王老师边说边用手比划着,意思是叫二秃子从沟里上来。二秃子这才明白,他弯腰把手洗干净,从沟边爬上来,跟在王老师的后面。他一边走一边想,上学不就是认字么?二秃子对上学不以为然。
报名地点在二秃子家的老槐树下面,村里的王天兵、王玉龙以及赵彩霞他们已经在这里等候报名了。他们都是平时跟二秃子在一起玩的小伙伴。二秃子哥哥把家里的大桌子抬到老槐树下面,作为王老师的临时办公地点。王老师背靠老槐树,面南朝北坐在大桌子旁边,小伙伴们在桌子的对面一个挨着一个排队报名。终于轮到了二秃子了,二秃子平时见到王老师跟见到村里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今天看着正襟危坐的王老师,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感,他瞅着王老师手中的笔和摊开在桌子上的笔记本,静静地等待王老师的问话,王老师翻开笔记本的另一页,低着头问到:“姓名?”。“二秃子!”没等王老师的话问完,二秃子就斩钉截铁地大声回答。周围的人都被二秃子严肃的劲头弄得大笑起来,王老师抬起头,看着二秃子一脸的窘相,也笑了起来。王老师这才明白,平时村里人都叫他二秃子,二秃子根本就没有正儿八经的名字。他抬头向前方瞅了一眼,早春的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天上,天上的几朵云彩纹丝不动,仿佛定格在这早春的阳光之中。阳光透过老槐树光秃秃的树枝,撒下一片斑斑驳驳金黄色的亮点。虽然是早春季节,但今天的天气特别好,比昨天暖和多了,王老师一点都感觉不到冷。

“叫王天好吧”。思考了一阵子,王老师给二秃子起了个正式的名字。王老师三十多岁的样子,个头不高,干练的很。他在王姓中比二秃子长一辈,再说他又是老师,在农村属于文化人,所以他在接待小孩上学报名的同时,经常给像二秃子这样没有名字的孩子起名字。“今天天气好,二秃子正好又是天子辈,就叫王天好吧”。王老师不容置疑地补充道,但似乎又在向众人解释把二秃子叫王天好的理由。“从现在起,你就叫王天好了,不叫二秃子,记住了吗?”王老师又反复叮嘱二秃子。二秃子点头答应,周围报名的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地方小说连载--无为人二秃子的故事二--情窦初开  http://nonfang.com/thread-16426-1-1.html
小说作者 无为网网友 五星红旗 如有雷同纯属虚构


49

帖子

224

金钱

0

好友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7-1-8 14: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秃子他们村的学校叫王庄小学,开学那天,王老师叫二秃子当班长。二秃子不知道班长是干什么的,王老师告诉他,班长就是在老师来上课的时候,班长喊起立,同学们说老师好,老师回答说同学们好,然后老师叫同学们坐下。另外班长平时还要帮助老师把同学们的作业本子收上来,把老师批好的作业本子发给每一个同学。二秃子想,这事不难,有点像父亲每天早晨在老槐树下面吆喝社员下地干活一样。这相当于给王老师当助手,在班上大小也算是个干部,想着想着,二秃子有一种自豪感。放学回家,他把在学校里当班长的事告诉妈妈,还特意说明,班长在班上也算是个干部。姐姐把话接了过去,干部一个月拿多少工资,二秃子一本正经地说:“不拿工资,主要是帮老师喊喊人,收收作业本子”。姐姐笑而不语。二秃子忽然明白,只有城里上班的人才能拿工资,姐姐这是在挖苦讽刺他,二秃子睥睨了姐姐一眼,反驳道:“你没念过书,你不懂”。二秃子这话说到了姐姐的痛处,姐姐不笑了,妈妈打圆场,姐姐上学肯定比你强。二秃子显然有点不服气,低着脑袋嘀嘀咕咕地走开了。

二秃子姐姐名字叫青草。青草比二秃子大五岁,六0年的时候,她已经三岁了。三岁的青草已经会走会跑了,可是经历三年自然灾害,青草饿的又不会走路了。幸亏二秃子父亲是队长,晚上偷偷地从生产队的大食堂里带一点吃的回家,这才保住了青草的一条小命。三年自然灾害过去,家里一贫如洗,紧接着二秃子出世,生活条件的确够呛,再说青草又是女孩子,那个时候农村女孩子上学寥寥无几。现在青草已经是十四五岁的大姑娘了,早已过了上学的年龄,这本来就是青草心里的一块疙瘩。今天二秃子回家嘚瑟当班长的事,青草本来是想逗二秃子玩的,没想到经二秃子这么一点拨,青草多少还是有点伤感。

吃饭的时候,青草没说一句话。可二秃子早已把弄得姐姐不开心的话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其实二秃子也就那么随口一说,在家里二秃子和姐姐是最贴近的。农村家里小孩多,父母还要下田干活挣工分养家糊口,根本没那么多精力照顾一个又一个小孩,孩子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互相照应,按照农村人的说法就是“靠天收”。在农村,哥哥姐姐带弟弟妹妹,弟弟妹妹跟哥哥姐姐玩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青草和二秃子挨着,她又是姐姐,自然要担负起看护弟弟二秃子的使命,二秃子自打会走路,就歪歪斜斜跌跌撞撞地跟在姐姐的后面。有时二秃子淘气,青草打他的屁股,二秃子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心想以后再也不跟姐姐玩了。过了一会,看到姐姐在远远的地方跟小朋友在弹溜子,二秃子抬起胳膊,擦掉脸上眼水和鼻涕,又去找姐姐青草去了。所以从小到大,姐弟两感情比和家里其他人都要深。

王庄小学严格地说不能称其为学校。二秃子家东边王祖海大爹爹家人口少,三间房子腾出一间临时作为学校,生产队答应每年给他屋顶上换一次新草。学校里只有王老师一个人,他即是校长,又是老师;他教语文,也教算术,还教音乐和体育,总之二秃子他们学什么,王老师就教什么。学校里总共不到二十个学生,还分几个年级,王老师轮流给他们上课。那时国家印刷课本的纸张缺乏,开学的时候课本无法及时发到每个同学的手里。上课的时候,王老师拿着一本毛主席语录,他念一句,二秃子他们跟着念一句,就这样,等到课本发下来的时候,二秃子已经能背诵不少毛主席语录了。不过这时学期也快要结束了。

赵彩霞不是二秃子他们村子里土生土长的,她是县城的人。据说她爹爹解放前是开当铺的,还娶了两个老婆,赵彩霞的爸爸找乾坤是大老婆生的。解放后赵彩霞的奶奶和爹爹离婚了,奶奶带着赵彩霞的爸爸离开了赵彩霞的爹爹,也算是和资本家划清了界限。文革期间,赵彩霞一家仍然受到牵连,她爸爸赵乾坤经过一波有一波的批斗之后,一九六九年全家取消了城市户口,被下放到二秃子他们村子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赵彩霞虽然是县城的姑娘,但长的不像传说中城市姑娘那么好看,和农村同龄女孩子相比,显得大一号。她个子高脸盘大,眼睛也很大,但眼白多,所以眼睛大而无神。在二秃子眼里,赵彩霞根本没法跟姐姐青草比,在二秃子心目中,姐姐青草是最漂亮的。

说到资本家,二秃子略知一二。因为本村王克地和赵彩霞爹爹一样,也是资本家。解放前王克地开一家油坊,也娶两个老婆,解放后大老婆和他离婚了。王克地为人和善,见小孩笑眯眯的,二秃子非常喜欢看他的笑脸。大概是六八年深秋的一天,二秃子刚刚记事,王克地正在墙上贴牛屎饼,牛屎饼晒干后冬天雨雪天气能作为烧锅煮饭的柴火用。这时,从公社来了一队扛着红棍子的民兵,上去就在王克地的小腿柱上打了一闷棍,打的王克地立马跪倒在地上,墙上的牛屎掉了下来,弄得他满头满脸都是。随后上来两个民兵,把王克地按倒在地上,双手捆了起来,然后一边一个用红棍子挑着王克地的胳肢窝,连架带拖地把他弄到公社批斗去了。二秃子看到这一幕受刺激不小,那时还不明白,那些扛红棍的人为什么对王克地下手这么狠,后来知道因为他是资本家,属于剥削阶级。二秃子不知道什么叫剥削阶级,也不知道资本家有多坏,更不明白像王克地这样笑眯眯的人怎么会是万恶的资本家。他从王克地那笑眯眯的脸上感觉到,资本家也许不是想象的那样十恶不赦。二秃子由此联想到赵彩霞的爹爹,肯定也被扛红棍子的人打倒在地,捆住双手,然后拉出去批斗。这么想,二秃子不由得对赵彩霞产生一丝怜悯和同情。

下课的时候,王老师叫二秃子把昨天的作业收上来,同学们纷纷把作业本交给了二秃子,唯有赵彩霞坐在座位上无动于衷,二秃子走到赵彩霞跟前,用手推一下赵彩霞的胳膊,提醒她交作业,赵彩霞翻白眼瞅了一下二秃子,大声朝二秃子说:“没带!”二秃子想,她怎么这么大的火气,二秃子感到愤怒,二秃子看不惯赵彩霞翻白眼。二秃子以同样大的声音回敬赵彩霞:“没带就没带,这么凶干什么?”并顺手拿起赵彩霞的课本往长条木板课桌上一摔,课本顺着木板课桌的边缘掉到地下,赵彩霞站起来推一下二秃子,二秃子顺手拉扯住赵彩霞的胳膊,两人厮打在一起。赵彩霞的个头比二秃子高,下手也比二秃子快,二秃子显然不是赵彩霞的对手,等王老师来到教室里的时候,二秃子嘴角已被抓淌血了,赵彩霞除了衣服不整齐,没有明显的外伤。王老师朝二秃子和赵彩霞两人发了一通火之后,又把二秃子狠狠地批评一顿,并罚站一节课。二秃子斜着眼睛不服气,但还是乖乖地接受了王老师的处罚。

赵彩霞父亲找乾坤得知赵彩霞和二秃子在学校打架,还把二秃子嘴抓淌血,过意不去,亲自登门赔礼道歉,二秃子父亲笑脸相迎,说小孩子闹着玩的,不值得一提,劝赵乾坤不要往心里去,此事因为双方大人的相互谅解,就此告一段落。到了夏天,暑假开始了,二秃子、王玉龙、王天兵等小伙伴成群结队到河里游泳。赵彩霞在县城里长大,不会游,小伙伴们都鼓励她下水,叫她先在河旁边浅水的地方游,要不了几天准能学会。赵彩霞在小伙伴的鼓励下,壮着胆子,脱掉鞋和外面的长裤子,穿裤头汗衫慢慢地下水了。站在齐膝盖深的水里,赵彩霞弓着腰,小腿战战兢兢,这时一个浪打过来,她一屁股坐在水里,还呛了一口水。二秃子听人说,学游泳和学骑自行车一样,学骑自行车摔几下就会骑了,学游泳呛几次水也就会游了。二秃子把这个听来的道理说给赵彩霞听,鼓励她勇敢地站起来。当赵彩霞再次从河水里站起来的时候,胆子反而大了一些。她小心翼翼地往水深的地方摸索着挪动脚步,忽然赵彩霞一脚踹空,滑到一个断崖式深水的地方,瞬间,就看不到她的头了,只见赵彩霞的两只手在水面上胡乱地摆动。二秃子看到赵彩霞掉进深水里,他不慌不忙,一个猛子扎到赵彩霞跟前,头钻进赵彩霞的腿裆里,像大人扛小孩一样,然后双脚使劲一蹬,肩膀往上一顶,赵彩霞像从水下潜射出来的导弹,从深水区一下子窜到了浅水的地方,之后二秃子和王玉龙一起把赵彩霞拖了上来。赵彩霞躺在河堤上,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脸上,黑眼珠子翻到上眼皮里面。二秃子把披在赵彩霞脸上的湿头发分向两边,看着她眼珠子往上翻的白眼睛,心里害怕极了。他不停地在赵彩霞的脸上拍打,赵彩霞的头晃动了一下,黑眼珠终于从上眼皮里慢慢地下来了。二秃子终于松了一口气,赵彩霞一骨碌坐了起来,显然她是被水给呛蒙了。

打这以后,赵彩霞对二秃子另眼相看了,她不再对二秃子翻白眼。城里姑娘有爱吃零嘴的习惯,即便她现在被发配到农村。赵彩霞经常从家里带一些二秃子从来没见过更没吃过的东西到学校里来,她会偷偷地塞一点给二秃子,二秃子觉得很好吃。俗话说,吃人家的嘴软,二秃子也例外,自从吃了赵彩霞塞给给他的零食,二秃子觉得赵彩霞的脸没有原来那么大了,眼白也没那么多了,翻白眼也不那么难看了。有时王王玉龙或其他小伙伴要欺负赵彩霞,二秃子主动站在赵彩霞一边,保护赵彩霞。赵彩霞对二秃子站在自己一边,心里感到高兴,但她怀疑二秃子打架的能力,因为二秃子连赵彩霞都打不过。

王老师给二秃子起的大名王天好,几年了,除了默默地趴在课本和作业本上,没有人叫他王天好,王老师和同学仍然叫他二秃子,开始他还有点纳闷,王老师不是给起了大名子吗?王老师还特意嘱咐二秃子记住,怎么王老师自己到现在还叫他二秃子呢?时间长了,二秃子又渐渐习惯了,自己也把王天好这个大名子给忘了。二秃子、王天兵、王玉龙、赵彩霞他们在王祖海大爹爹的破草屋里呆了三年,王老师给他们上了三年的课,明年他们就四年级了,这间破草房子再也容纳不下他们了,王老师把他们送到大一点的红卫小学。

红卫小学是几个大队合伙办的,负责附近几个大队的小孩上学,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十来个班,是个正儿八经的小学,不像二秃子他们村的王庄小学只有王老师一个人。红卫小学坐落在通往县城的公路旁边,是一个四合院,也都是土墙草房子。学校里有校长,有教语文的老师,也有教算术的老师,还有体育老师。教二秃子他们语文的是吴老师,吴老师年纪不大,看样子和姐姐青草的年龄差不多。吴老师高高的个子,脸上白白净净的,下巴尖尖的像瓜子,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的学生装,头发稍微呈顺时针方向螺旋状趴在头上,如果不是站在讲台上,他活脱脱地就像一个大一点的学生。吴老师长的很帅,二秃子觉得他像城里人。吴老师家和二秃子家离的不远,两个村子挨着,吴老师他们村子里放电影,二秃子经常和姐姐青草一起去看。吴老师父亲在公社卫生院里上班,除了不会给人看病,扫地看门打杂他全会,每月公家给他发工资,算是“半个城里人”,具体说就是家虽然住在农村,却像城里人一样上班开工资。平时在卫生院经常碰到前来看病的公社干部,吴老师父亲帮着跑前跑后,渐渐地公社干部都认识他。脸熟三分巧,人熟好办事,吴老师高中毕业后,他父亲托人找关系把他安排到红卫小学当民办教师。


49

帖子

224

金钱

0

好友

Rank: 3Rank: 3

 楼主| 发表于 2017-1-8 14: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秃子在王庄小学是班长,那时班里只有不到二十个人。到了红卫小学,班上有四五十人,二秃子不再是班长了。为此二秃子还失落好一阵子。二秃子现在的班长叫徐达明,黑黑的,长的很壮实,从一年级就在红卫小学念书。二秃子觉得像徐达明这样的人不应该当班长,但他又说不出理由。也许老师考虑徐达明在红卫小学呆的时间长,对学校的情况比较熟悉,才叫他当班长的,二秃子这么想,心里略微平静了一些。每当徐达明以班长的身份找黄小梅谈话时,二秃子的心里又不平静了。二秃子心里想,如果他是班长,他就可以经常找黄小梅说话了。黄小梅是从另外一个叫黄庄的小学转过来的,长的漂亮。黄小梅梳着两个辫子,黑粗黑粗的,像姐姐青草的辫子一样,快要到腰了。黄小梅也有一双大眼静,和赵彩霞大眼睛的区别在于黄小梅的黑眼珠子大,而且乌黑乌黑的,眼睛大而有神,尤其右边脸蛋上有一个小小的酒窝,看着很舒服,笑起来更动人。到红卫小学报到的第一天,二秃子看到黄小梅,心想这个女孩子以后肯定和姐姐青草一样的漂亮。二秃子想,如果能和她坐在同一个课桌就好了,可是黄小梅和李文军分到一个课桌。二秃子对李文军既羡慕又妒忌。

黄小梅父亲是公社放电影的,五大三粗的,长相也不好看,但因为放电影,不需要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农村人眼里还是很吃香的。黄小梅妈妈长的漂亮,听说喜欢看电影,一来二去,黄小梅父亲和母亲认识了。黄小梅父亲托人做媒,五大三粗而且长的不好看的黄小梅父亲把长的漂亮的黄小母亲娶回了家。有一天晚上看电影,二秃子看到黄小梅的父亲和母亲,感觉两个人在一起特别不般配,而且越看越不般配。二秃子想,这两个人怎么能成为夫妻呢?他不明白黄小梅的母亲为什么能看上黄小梅的父亲,这事困惑二秃子好一阵子,让他感慨不少。他想来想去,想了好长时间,二秃子终于想明白了,因为黄小梅父亲有能耐,会放电影。男人有本事就能娶到漂亮的女人。

黄小梅长的漂亮显然是遗传她妈妈的基因,可是黄小梅的父亲母亲脸上都没有酒窝,黄小梅的酒窝是遗传谁的呢?二秃子喜欢琢磨这些平常没人琢磨的事情。黄小梅父亲逢人便说,黄小梅妈妈怀孕的时候,他正好放一部电影,上面有一个演员长了一对大酒窝子,黄小梅妈妈天天看,黄小梅在妈妈肚子里受到影响,也长了一个酒窝。这种说法有没有道理,谁也不清楚,但黄小梅脸上有一个好看的酒窝是事实。受此影响,曾经有一段时间,黄小梅父亲放电影时,有一帮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跟在他后面从这个村看到那个村。

赵彩霞还是一如既往地在家里带好吃的零食,也一如既往的分一点塞到二秃子手里。自从二秃子到了红卫小学,自从看到了黄小梅,二秃子眼界似乎扩大了,口味似乎也提高了,他感觉赵彩霞的零食没有以前好吃了。有一次二秃子把赵彩霞塞给他的零食偷偷地塞给了黄小梅,黄小梅摆摆手,又塞回到二秃子的手里,便急匆匆地走开了。二秃子感觉失落无趣,一整天不开心,赵彩霞兴冲冲地跑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二秃子回头看是赵彩霞,一股无名火上来了,朝赵彩霞大声地说:“拍,拍什么拍!”吓得赵彩霞又朝他翻了一个白眼。赵彩霞感觉莫名其妙,一甩手,不理二秃子了。

到了红卫小学,大多数同学们不知道王天好原来还有一个叫二秃子的名字,都叫他王天好。二秃子找到本村一起到红卫小学的王天兵、王玉龙、赵彩霞,告诉他们以后不准再叫他二秃子了,王天兵他们开始不大明白,过一会功夫他们似乎恍然大悟,纷纷表示以后都叫他王天好。有一天,王玉龙一不注意,又喊他二秃子,这时正好黄小梅从对面走过来,抿嘴莞尔一笑。二秃子看了黄小梅一眼,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他跟王玉龙翻脸了,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二秃子和王玉龙为此还打了一架。从此之后,学校里很少有人当面喊他二秃子,可二秃子不在的时候,背地里同学们还照样称他二秃子。

有一天,红卫小学的老师和同学们被集中到操场上(生产队的晒场),公社来了一个穿着中山装,口袋里插着一支钢笔像干部模样的人,说是来传达中央文件。文件上说河南一个叫马振扶中学一个女学生,受不了老师的批评,投河自尽了。二秃子感觉可惜,觉得女学生真是脆弱,批评几句就投河自尽,不值得。文件上还说这是“修正主义教育路线进行复辟”的典型,号召同学们学习黄帅反潮流精神,学校要实行“开门办学,开卷考试”。二秃子对“修正主义教育路线进行复辟”这样的深奥的语言听不懂,但是对开卷考试听的是真真切切地明白,于是他拍手叫好。二秃子感觉上学是一件越来越轻松的事情了。自打公社干部传达文件以后,学校考试一律开卷了,为了体现“开门办学”,学校还进行了学工学农。

星期六下午,老师布置每个同学星期一带10斤蒿草到学校,给当地生产队做绿肥。所谓绿肥是相对化肥而言的,就是把田埂上或荒地里的蒿草等植物割倒收集起来,撒到水田里沤烂,就成绿色肥料了。星期天下午,春天的阳光虽然明媚,但也有点晒人了。二秃子挎着篮子到田埂上割蒿草,远远地他看到黄小梅也挎着篮子在她们村外的田埂上割草,二秃子迎着黄小梅的方向边走边割,走到与黄小梅隔几块田的距离时,他大声喊黄小梅,黄小梅抬头也看到了二秃子。二秃子拎着篮子跑到黄小梅跟前,把自己班篮子蒿草全部倒到黄小梅的篮子里,黄小梅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二秃子。二秃子说:“外面晒人,你先回去吧,差不多够了”。黄小梅问二秃子:“那你的呢?”二秃子说叫他到前面荒地里一会功夫就能割好。黄小梅拎着满满一篮子的蒿草朝二秃子笑笑,脸上的酒窝犹如一朵盛开的鲜花。二秃子站在田埂上,看着黄小梅的背影发愣,黄小梅忽然转过身,看着站在田埂上的二秃子,忽闪忽闪着大大的眼睛,说了一声谢谢!二秃子这才缓过神来,挥手让她赶快回家。黄小梅今天没有拒绝二秃子的好意,二秃子感到特别高兴。回家的路上,看着蓝莹莹的天空,看着天上悠然飘动的白云,二秃子的心情也像湛蓝的天空一样开阔而明朗,他扯开嗓门唱了起来:“小小竹排江中游……”,这是电影《闪闪的红星》主题歌,歌声在春天的田野上随风飘的很远很远。

学完了农,还要学工。学工被安排到离县城不远一个农机厂参观。早晨到了学校,班长徐达明吆喝着同学们排好队,吴老师走到队伍的前面,教导同学们要正确认识这次学工的意义,遵守纪律,认真向工人师傅请教学习。说完便带领同学们出发了,走了一个小时才到农机厂,农机厂一个负责宣传的副厂长接待吴老师,他和吴老师握手,一阵寒暄之后,给二秃子他们介绍厂里的生产情况。农机厂主要是给省里一个拖拉机厂生产配件,然后他又领二秃子他们到车间参观。工人师傅身穿工作服,胳膊上套一对蓝色的护袖,头上戴一顶蓝色的帽子,女的都把长长的头发盘在帽子里面。他们每个人前面都有一个正在轰隆隆转动的机床,随着机床的转动,零件上削下来的铁屑立刻成螺旋状被弹了出来,二秃子都感到很新鲜。工人师傅在认真地干活,仿佛二秃子他们根本不存在似的。

回到学校,吴老师要我们每个人写一篇感想,二秃子认真构思吴老师布置的作业。他想起当生产队队长的父亲,大字不识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是晚上组织社员学习的时候,会计念完了报纸,他做一番总结,分一、二、三、四……至少要讲半小时,讲话的时侯他思路清晰,条理清楚。二秃子决定采用父亲组织社员学习后作总结的形式写感想,先交代时间地点等基本信息,然后分一、二、三、四……逐条解析自己的感想,最后再作结论性总结。吴老师表扬二秃子的感想写的新颖,有创意。二秃子心里美滋滋的,然而更令二秃子美滋滋的是吴老师叫黄小梅在课堂上朗读二秃子写的的感想。黄小梅不但长的漂亮,声音也好听,朗读天赋更是棒棒的,她一边朗读二秃子写的感想,一边像播音员那样眼睛朝前方看,脸上的酒窝时隐时现。二秃子坐在下面,心里像灌了蜜似的,感觉黄小梅在不时地看他。其实二秃子是自我陶醉,黄小梅朗读的时候,眼光只是习惯性的朝前方看,没有特定是在看谁。

下课之后,吴老师在走廊里告诉二秃子,说今晚他们村子上放电影。二秃子不明白吴老师为什么要特意告诉他们村子里放电影的事情,是因为他感想写的好?也许是随便说出来的吧?二秃子左思右想。放学回家,二秃子把吴老师村子晚上放电影的事告诉了姐姐青草,姐姐说晚上她也去看。二秃子很高兴,他从小就跟姐姐看电影,跟姐姐一起看电影似乎成了他的习惯。妈妈早早地把晚饭烧好,姐姐吃过晚饭坐到梳妆盒子前面开始打扮起来。梳妆盒是女人专用的东西,家里只有姐姐和妈妈两个女的,妈妈从来不用梳妆盒。梳妆盒就成了姐姐一个人的专用品。姐姐的梳妆盒很精致,翻开上面的盖,盖子的另一面是一面镜子,下面还有两个小抽屉,一个抽屉里放姐姐扎辫子用的皮筋和用来装饰的红红绿绿的花布条,另一个抽屉里放一个矮矮的白色小瓶子,里面装着雪花膏,还有用来固定头发的卡子。装梳头油扁扁的瓶子放在梳妆盒的边上。姐姐把梳妆盒擦的很干净,里面的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姐姐的东西家里人一般不随便动。

姐姐的两根辫子又粗又长,她把早晨编好的辫子松开,抹上一点点梳头油,再用梳子梳几下,长长的头发显得光泽亮丽。姐姐把梳的光泽亮丽的头发一分为二,编成两根辫子,再用皮筋把辫稍扎紧,然后再用花布条在扎皮筋的地方系一个蝴蝶结,一边一个。姐姐走路的时候,两个蝴蝶结在腰间来回晃动,犹如两个飞舞的小蝴蝶。梳妆结束,姐姐的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雪花膏的香味,这香味二秃子在黄小梅和赵彩霞身上也闻到过,每次闻到这样的香味,二秃子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到了吴老师的村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在村口,二秃子碰到了吴老师,吴老师认识二秃子姐姐青草。吴老师热情邀请二秃子和他的姐姐到他准备好的板凳上坐看电影,二秃子有点受宠若惊,姐姐没说话,朝二秃子点点头,二秃子拉着姐姐跟着吴老师来到了他准备好的板凳上坐了下。看完电影,在回家的路上,二秃子姐姐的步伐轻盈,还哼起了小曲。二秃子回头看姐姐高兴的样子,觉得姐姐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他挠挠曾经满目疮痍,后来被母亲用老槐树叶洗好的脑袋,越想越想不明白。

五年级的下学期,黄小梅有两天都没来上课了。第一天二秃子没在意,第二天黄小梅的位置还是空的,二秃子在心里嘀咕,他不知道黄小梅为什么不来上课。下课的时候,他听黄小梅同村的李文军说,黄小梅转到县城里上学去了。原来黄小梅放电影的父亲在县城里有一个远房老表,远房老表的老婆的舅舅的弟弟在一所小学当教导主任,黄小梅父亲通过这层关系把她转到县城里去的。二秃子听了这般拗口绕舌的关系,越发觉得黄小梅的父亲有本事,这么六拐七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都能被他用上,可想而知黄小梅父亲脑袋瓜子多么灵活。二秃子觉得黄小梅的父亲能娶到黄小梅的母亲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据说黄小梅父亲为了给黄小梅转学,搭上了家里舍不得吃的两只老母鸡、两只老鹅和两瓶芝麻油。黄小梅转到县城里念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二秃子心里空落落的。

二秃子小学毕业了,他和王天兵、徐达明、王玉龙等同学都顺利地升上了初中。赵彩霞的父亲赵乾坤找到了二秃子父亲,说是为赵彩霞升初中的事,二秃子父亲找来会计,开了一张赵彩霞一家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表现良好的证明。赵乾坤拿着二秃子父亲给他的证明,找到了大队书记,开了一张同样的证明。赵彩霞拿着证明交到学校里,她也顺利地升上了初中。

二秃子从红卫小学拿到了自己的毕业证书。毕业证是左右对折的,折叠起来像一个小笔记本那么大。翻开毕业证,左边是一段毛主席语录,右边是毕业证书,下面是红卫小学的公章。二秃子看这圆圆的,红红的公章,像早晨从他们村头冉冉升起的太阳。

153

帖子

565

金钱

3

好友

Rank: 9Rank: 9Rank: 9

论坛元老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7-1-11 21: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我还是适合记录生活点滴,故事讲不了。加油!

150

帖子

780

金钱

0

好友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12 12: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雾海农家 发表于 2017-1-11 21:22
我觉得我还是适合记录生活点滴,故事讲不了。加油!

汇总在一起,快成小说了,说不定就被拍成电视剧

33

帖子

103

金钱

1

好友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6-7 23: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