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房之家

搜索
    农房之家 门户 财经 查看内容

    从Facebook世界表情包大战看 表情包产业

    2016-4-24 19:37| 发布者: mashdl| 查看: 879| 评论: 0

    摘要: 1999年,即时通讯软件QQ问世。那些统一圆形、黄色小脸配着不同的眼和嘴,表达出不同情绪,国内网友开始大范围接触网络表情。苹果手机则带来了种类更多的emoji表情。随着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的普及,广大网民开始参 ...
    1999年,即时通讯软件QQ问世。那些统一圆形、黄色小脸配着不同的眼和嘴,表达出不同情绪,国内网友开始大范围接触网络表情。苹果手机则带来了种类更多的emoji表情。
    随着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的普及,广大网民开始参与网络表情的创作和传播,并出现了新名词——“表情包”。
    表情包比表情多了一个字,标志着两个时代。表情包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物,与段子手创作的段子一起,在社交媒体呈病毒式传播。热点事件中,它将人们隐藏在内心的情绪集中和放大,以调侃的态度掀起社会舆论的风潮;聊天界面上,它能代替千言万句,也能解决无话可说的尴尬;在承受生活重压的现代人心里,它打开了一个可以放轻松的窗口。它适合这个高速运转、崇尚调侃、忽视深度的互联网文化。
    那些文字充满魔性。“贱人就是矫情”,电视剧《甄嬛传》中华妃的一句台词,痛快代言不便说出口的轻蔑,而皇后一脸悲催的“臣妾做不到啊”,简直是众人心声。符号互动论认为,事物本身不存在客观的意义,它是人在社会互动过程中赋予的,人对事物意义的理解可以随着社会互动的过程而发生改变。表情包正是如此被赋予涵义。
    成套的表情一般需要专业设计人员设计制作,公司对官方表情采用和迭代,是很谨慎的。而表情包的创作相对容易且自由多了。截图、简笔画、稍作修饰,打上几个字,没有美术基础的人也能轻易做出表情包。能不能流行,关键在于图片表情动作是否到位,和那一行字是否戳中大众的某根神经。
    演员周杰对于他扮演的尔康被做成表情包,颇感不忿。周杰生于1970年,新生代的明星则能坦然待之,尽管知道网友的创作含嘲讽之意。生于1993年的黄子韬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看到自己的表情包,喜欢的会保存,也会用。并非是新生代明星更大度,时代氛围熏陶使然,他们本人就是玩家中的一员。经纪公司甚至主动推出明星表情包。表情包难免做做鬼脸,以往经纪公司是不允许破坏明星正面形象的照片见光的,如今适度扮丑反而“圈粉”(吸引路人成为粉丝)。大家希望看到明星的真性情,尽管这些讨喜的性格未必不是刻意包装的,但没关系,喜欢就好。
    从微信方面了解到,微信表情包目前已超过700套,其中投稿作品超过90%。表情包大部分免费,有6套收费的明星包,每套售价6元,累计付费人数达几百万。最受欢迎的是Angelababy、邓超、李易峰。开始时,微信定向邀请明星合作拍摄制作真人表情包,通过付费下载的方式进行收入分成。今年,微信方面开放了真人表情这一分类,希望有更多明星偶像推出免费表情包,让粉丝在微信里跟偶像间有更棒的联系。1月15日,演员蒋劲夫成为采用免费下载模式的第一人,他的表情包在没有做任何特殊推荐的情况下,半个月下载超过100万人。更多的明星免费表情包在审核中。
    财经界也加入了放下架子、“自毁”形象的大军。财经作家吴晓波在题为《把世界交给80后》的演讲中说,不会讲冷笑话的企业家一定是没有未来的企业家。身为60后,他为迎合80后、90后的审美标准做了不少努力,比如创造出虚拟形象“巴九灵”,在他的自媒体中吐槽卖萌。春节前,猎豹公司CEO傅盛演绎了一套卡通表情包,大受公司年轻员工的欢迎。“这个老板很可爱”,表情包的心理暗示作用不可轻视。

    一个团子的成长史

    从2015年12月起,微信免费表情作品默认全部打开“赞赏”功能,粉丝可给喜爱的表情赞赏,赞赏收入全归作者。收入最高的作者已从赞赏获得12万元; 单日的最好纪录是一套表情一天收入超过8000元。
    这只是表情包变现的一种渠道。有收入就有产业链,从一家网络形象经纪公司、一个表情包创作公司和一个做表情包的微博大号中,我们或许可窥见一二。
    2012年,一群看到读图时代前景的年轻人成立了专注经营网络形象的工作室——12栋工作室。他们发现了后来风靡网络的“长草颜文字”作者——95后的“毛腿”。工作室觉得“这种极简、萌感的设计很能抓住形态特点,适合网络传播”,就签下了当时还在读高中的她。
    如今,12栋工作室已签约十几名表情包原创者。工作室做事的宗旨是“一块儿研究怎么更好玩”,这既是他们的兴趣,也是在表情包市场最重要的卖点和价值。
    做表情包是90后少年张锦(应采访对象要求用化名)的互联网创业项目,目前拿到了数十万元的种子轮融资。2014年9月,他申请了微信公众号,最早只是收集和分享来自贴吧和QQ群的表情,后来,关注量越来越大,“自己完全没有预料到”。
    韩国喜剧片《金馆长对金馆长》中,主角金馆长无意中做出一个“魔性的笑容”,把观众给乐到了。张锦把金馆长的笑容抠出来,PS在各种脸上,做成有趣的表情,连带四处搜罗来的别人做的金馆长表情,坚持每天推出十几张,再加上来自广大网友的再创作和扩散,金馆长的笑容如今已成网民口中“改变互联网的一个笑容”。
    微博号“表情菌”的粉丝超过了100万,运营者是28岁的“刺猬”和24岁的阿凯。两人对“表情菌”的定位是“有趣有用的半营销号”。
    表情制作的时间长度不等,单独一个小表情从修图到配字不到1小时就能完成,一个完整系列的表情包从创意设计到完工发布,几乎要半个月。而一个经典形象的打造,需要经年累月的规划和积累。“长草颜文字”的问世和流行就经历了从个人无意创作到团队有意识规划发展的道路。
    雏形最早在“毛腿”笔下出世时,“只有半个头”,一个白团子的样子。在微博上有了一定的粉丝和传播量后,12栋工作室觉得“表情+头像”的模式最适合网络形象的传播,也想给其“增强性格”,就推出了一套颜团子的变装系列头像。果然,各种动漫形象的颜团子大范围流行,微博阅读量突破十亿,转发量超30万,这是颜团子形象的第一次爆发性传播。此时,颜团子从“半个头”变成了“一整个头”。
    后来,在网友的建议下,颜团子又长出了手和脚,拥有了“二头身”的模样,形象更立体。
    2014年年初的一天,“毛腿”试着在它头上画了2片圆圆的豆芽叶。工作室觉得这种标识性装饰特别好,就一直保留。然后,团队用了一年时间,通过不断形象强化传播,“使人们把卖萌和长草联系起来”。从此,“头上长草”成了这个颜团子的招牌萌态。“长草颜文字”的形象正式确立。2015年,“毛腿”和一群朋友参加漫展,他们亲手做了些可以戴在头上的豆芽叶发夹。没想到,“头上长草”迅速风靡。这件事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长草颜文字”的传播再次迎来爆发性增长。
    用12栋工作室的话说,“大家能自动理解到这两片豆芽叶是卖萌神器,这是我们用一年的时间教化的成果,也是从星星之火到全国狂欢的过程。”

    保持产出留住粉丝

    和“长草颜文字”这样有原创品牌的表情不同,那些使用明星脸等广泛素材来源制作的表情包更注重追逐网络热点,文字、图像、声音、动作等相融合的多模态话语在舆论的引领和传播中有先天优势。
    做这类表情包,必须敏感度很高,非常熟悉网络热点的传播路径。张锦逛贴吧看到叶良辰的聊天记录,赶紧熬夜制作和发布了系列表情。第二天,“若是你们就此罢手,良辰在此多谢”等叶良辰语录在微博上火起来,相关消息配图几乎全是他们的图。
    微博号“表情菌”已推出三四百套表情包,在此过程中“刺猬”也总结出了一些规律,“能实现高转发量的表情包,多数是和微博热点结合得特别好,或者是内容做得特别的,要么以主角为主,要么以节日、事件为主”。一套高转发量的表情包能为他们带来过万的新增粉丝。
    2015年,周杰伦即将担任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的导师,成为微博热点。“刺猬”两人迅速找来一段他接受采访的视频,把有代表性的表情做成截图,配上“哎呦,不错哦”等周杰伦标志性口头语和网络流行语,阅读量超过400万。
    新舆论方向的出现需要被敏锐地捕捉和放大。成年人不愿长大,也要过儿童节。2015年5月31日,“表情菌”推出了关于儿童节的表情包,使用的是张学友和金馆长的夸张表情,配上“老师,我要打报告,有阿姨抢我们节日!”这样的搞笑话语,超过1.5万的网友转发,阅读量超过700万。国外有个很流行的系列表情叫“悲伤的青蛙”,两人进行二次创作,比如青蛙独自坐在小黑屋的电脑前,溢出眼泪,主题是“周末没人约的你”,引起了许多单身青年的共鸣。
    粉丝定制内容生产使表情包的制作更具精准投放性。有粉丝建议张锦做方言表情,给他提供了一些当地标志性的口语素材。张锦就按照素材做出了东北、广东等地的方言表情包,受到很多当地粉丝的欢迎。
    在粉丝建议下,“表情菌”做了一套高清版的手机壁纸,当红明星形象配上极具互联网风格的励志话语,转发量过万,阅读量超过700万,许多明星的粉丝纷纷下载使用。在“刺猬”看来,“保持产出,并且有用,才能留住粉丝”。

    商业突破与困境并存

    一些有原创形象的表情赶上了IP开发的大潮,前景看似美好,但也有着不甚明朗的隐忧。
    称自己为“探索者”的12栋工作室正在进行“表情包的推广与授权,以及新媒体形象的全面发展”。“长草颜文字”在他们“全面发展”的道路上算是走得最靠前的表情包形象系列。
    2015年,微信官方表情平台首批邀请了10个表情包形象入驻,其中就包括12栋工作室的“长草颜文字”和“制冷少女”。进入微信极大促进了表情形象的传播,工作室也自称是“最早获得微信红利的那一批”。
    如今,“长草颜文字”在微博上有76万粉丝量,平均微博转发量近万;在微信表情平台上线了5套表情,其中3套进入微信精选,总下载量2亿多,使用量超过50亿;QQ表情平台上也拥有超过10亿的使用量。接着,入驻各种贴纸App、输入法平台、电视综艺节目、手游,参加动漫展会,周边衍生产品也在市场上人气颇高。
    “长草颜文字”是极少数得到商业回报的原创网络表情形象之一。从整个市场现状来说,“困境是如何让互联网世界的流量变现”,还有来自社会和家庭传统观念的压力。“国内漫画作者挺苦的,互联网让行业多了许多可能,越来越多人参与进来。但是火了之后,真的就在现实世界境遇变好了吗?”工作室抛出这样的疑问。
    有品牌的表情在版权开发上面临困境,没品牌的表情在商业模式上也处境堪忧。
    主要靠广告实现收入回报的“表情菌”十分委屈,有时转发广告,就会被粉丝骂。
    张锦一直没有找到明确的盈利模式,后来,他开始做原创,找痛点,办公司。他发现许多人喜欢动态表情,但网上的动态表情无法保存在苹果手机上,因此无法在聊天中使用。他开发了免费软件“i表情”,目前有15万用户,用他的话说,“没有很火”。不多的收入主要是靠商业品牌定制和推广。
    张锦还是很有信心,他看中了表情的社交属性,相信这种“人们用它就是为了传播它,每个人都是一个节点”的性质能带来商业价值。“我已经想到一些好的模式,但现在还不能说”。
    盗版也是让“刺猬”头疼的问题。两人不往表情上加水印,为了方便粉丝使用,却也方便了很多直接盗用作品的商业团体。虽然交涉后能得到解决,但对方已经达到上热门、涨粉的目的。
    不久前,张锦遇到的一位前辈对他说,我们平时的生活太认真了,需要一些没见过的好玩的东西。“表情包有人用就有它的价值,所以我一直坚持在做。”张锦说。
    萌与


    源于日本二次元界的形容词“萌”早已不是一个新词了,至今关于“萌”衍生的现象,产业,千千万万,使其脱离了最初“玲珑可爱”的语义,渐渐成为一种现象级的社会语用——好好卖萌是社交成功的一半。

    萌是风潮更是力量。华泰证券研究所总经理王禹媚在分析今年暑期档动画电影时,就用“人人都爱萌萌哒”为投资者概括能够引爆市场的动画作品的一个重要特征。

    如果说萌经过多年的市场锤炼,演化已经渐渐被大多群体认可喜爱,那么“贱”就可以算作代表着更加年轻化群体偏好的新语素了。


    说起“贱”与90后的渊源,可能要从“狗”这个词开始。“xx狗”的语义演变非常有意思,先是从几年前开始从微博、朋友圈中流行起来:

    被社团活动,课题,各种申请搞得焦头烂额夜不能寐的大学生会用“累成狗”来形容自己;

    奔波于各种招聘会不知道将来何去何从的四年级同学统一用“大四狗”来代称自己;

    小编身边一位准备考研的同学为其他一同考研的战友建了一个微信群,取名“考研狗的狗窝”,当说起问什么喜欢用“狗”来代称时,她说“就是跟自己处境很像啊,而且大家都这么用”......

    几分形象,几分调侃,“狗”这个用来“自贱”的词相比于“屌丝”既不那么重口味,优点恐怕还有男女咸宜吧。

    在扮萌、卖萌成为文化之后,自嘲与“贱兮兮”似乎更能代表90后的心里需求。伴随着或升学或就业带来的种种压力与现实世界的不公与无奈,当仅仅靠“萌”来抚慰人心便显得不再那么给力时,一系列以“贱”为特征的漫画,表情包开始成批地出现,不萌也不美,但是很贴切。
    本文的两个主人公,一个从电商转型,一个曾在移动互联网创业。他们都相信表情包是一个等待挖掘的巨大蓝海,尽管尚未发觉足够的金块。


    当然,有少数人对它表示了不适应甚至是厌恶,但更多“被”表情的人选择坦然受之。无论是演员王琳还是回国后陷入舆论漩涡的黄子韬,似乎都凭借在社交应用或平台上一张张流传的表情包完成了星途的二次救赎。

    承认与否,表情包所掀起的浪潮正在波及全民。从金馆长、姚明、兵库北到黄子韬、周杰及最新的蒙丹扮演者牟凤彬,只要是生活中出现过的魔性画面,都能成为网友们用以传递信息或表达情感的一个选择。

    在今年开年那场喧嚣的Facebook表情包大战中,内地网友充分显示出了他们的创造能力与表情包存储量的丰富,以至于《暴走大事件》——暴走漫画本身也是表情包的另一个源头——在提到这起两岸人民的“交流”事件时,夸张地表述这一事件足以打得对方“抬不起头来”。

    从这方面来看,表情包的创作大营更像是网友们的后花园。但打开社交应用,兔斯基、阿狸、长草颜团子以及各种以漫画形象衍生的表情包仍然存在,emoji与明星表情包也从未掉队主流。

    与张学友、熊本熊们不同的是,这些表情包大多源自画师或表情商店之手。更为重要的是,它们有一部分需要付费,较之前者更希望走出一条合理的商业化道路。

    眼下,就有许多公司在从事这件事。《三声》也随即采访了两位表情生意的创始人。他们一个是从电商转型,一个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有过一次创业经历。

    对他们而言,表情包市场就像是个未被挖掘的巨大蓝海,尽管目前尚未发现足够多的金块,“表情的整个商业化,其实目前国内还在摸索。但是我相信这个问题应该在接下来几年里面也会很快解决的,因为中国拥有全世界的市场,一定是全世界最大的。”不久前刚拿到数百万天使轮融资的萌岛CEO嘉木对《三声》说。

    世界语言表情化?

    萌岛是一家专注为企业设计形象,后期通过IP化运作完成虚拟明星养成的公司,目前旗下拥有潘潘达等卡通形象。嘉木本人是电商出身,在研究电商最为重要的转化率时意识到企业形象——通常表现为人格化和卡通化——的重要性。

    从最基础的表情贴图出发,2012年他开始与几位创始人合作创立潘潘达的形象,四年过去,这只有些屌丝的熊猫形象已经在网络上收获了不少拥趸。“而且它的授权也起来了,相当于它做成了一个能够挣钱的项目,它成为了一个IP。”嘉木称。

    而上海似颜绘走的是一条异曲同工的路子。其创始人兼CEO丁焱起初在Sony工作,之后开始进行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她创办的ApeHills Inc之后着力在一款叫“似颜绘”(通过绘画的方式,将真人的相貌和心情结合起来,在纸上画出接近真人的头像)的产品上。

    借由日本的这一艺术表现形式,丁焱积累起了一批画手资源与在表情市场初步的运作经验。2013年末,似颜绘表情定制服务正式面世,而与之相关的应用表情me也在2014年正式上线。这款应用的具体规则在于用户拍摄头像,然后凭借前者DIY多种可在微信、QQ上直接运用的表情包。

    对于表情市场,丁焱表达了与嘉木相似的乐观。她坦言再次创业就是因为看好这一市场,“表情是一种新的媒体,可以承载比文字更丰富的信息量。新生代人群,像90后、95后,越来越多使用到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情感。整个行业是一个上升的增量市场。”

    2013年,《新周刊》做过一期《中国表情报告》的专题。该期杂志以黑色幽默作家冯内古特在《没有国家的人》中的一句话作为尾声:“我编了谎话,他们都很高兴,于是,我把这个悲惨的世界就变成了一座乐园。”网络表情包的存在被视为面部表情最为丰富的人类也无法传达干净情绪的另一种延伸。

    隔着一根网线,透过社交平台表情体系建立起的种种法则,任何人都能很快了解到QQ的微笑小黄人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呵呵”,柴犬doge的图片则被解读为惊讶、调侃等多种意味。事实上,借由网络表情这种形式,人们原有的愤怒、讽刺、嫌弃等情绪,都被有意无意地模糊与稀释,转而以一种更让人接受的“谎话”面貌出现。

    但即使如此,今天看来无所不在的斗图(互发表情包代替语言交流)放在这样一套理论体系中仍然难以解释。根据嘉木本人之前撰文《互联网时代的新语言,全世界都爱用表情背后的逻辑是什么?》称,有关这一行业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82 年 9 月 19 日,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斯科特·法尔曼教授在电子公告板上输入了这样一串ASCII字符::-),这被视为人类历史上真正意义表情的诞生。

    之后,字符逐渐为图片取代,遗留下日本的颜文字(kaomoji)一支继续存活;其余的表情形象则由或静态或动态的卡通形象逐渐把持。在国内,QQ提供的小黄人形象一度与Yahoo messenger、iPhone上的emoji分庭抗礼。直到进入新的互联网时代,移动设备、网络环境均得以大幅提高,以 Line Sticker 为代表的“更精致、更丰富同时也更大”的贴图表情才开始登上历史舞台。

    嘉木在文中认为,“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便捷,频次也越来越高,文字在IM环境里的不足也越发明显起来,表情被需求是必然,而且随着互联网带宽的加大,人们用各种各样的表情来丰富沟通的内容,避免误会的产生,提高沟通的效率,这将成为未来互联网的常态。”他甚至大胆指出,“或许在未来人类学家研究互联网语言进化史的时候,他们会说:‘Emoji是人类第一代系统化的世界语。’”

    Line,所有人追逐的商业模式

    Line——这是在丁焱和嘉木采访时都绕不过去的一款应用名称。公开资料显示,Line是由韩国公司NHN的日本子公司NHN Japan推出的一款社交应用,性质与微信、Facebook的Messenger颇为类似。

    对于丁焱和嘉木,乃至更多从业人士而言,Line的神奇之处在于为表情市场做出了如何变现的正确示范。还在2013年,Line的自带表情每套约12元人民币,2013年第一季度,Line靠卖表情的收益是1700万美元。其2015年的财报显示,贴图、广告与游戏成为了Line 营收的三大主要来源。其中占总收入30%的广告收入,实则也是围绕贴图和游戏展开。

    嘉木和丁焱由此意识到这块市场的巨大潜力,特别是在国内社交应用上,微信、微博与QQ如今都有各自的第三方平台作为网络表情来源的支撑,但其余场景应用则相当匮乏。就像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旺旺至今还只能引用最为原始的小黄人表情,客服们有时甚至会因此抱怨,表情的乏善可陈已无法继续应付向用户们提供优质服务的需求。

    丁焱的公司目前服务的对象就包括电商平台,以及情趣用品平台和母婴平台,“这些场景里面,你就不太适合把(属于)情趣电商的表情分发到母婴社区里去。”丁焱表示,目前似颜绘主推的产品表情云的一个方向,就是对这些app进行细分,再设计相应的垂直表情服务。他们目前已经为大姨吗、聚美优品等企业平台深度定制过相关表情,反响不错。

    萌岛也同样在做面向企业的定制服务。“我们跟万达大玩家是合作比较久的。因为万达大玩家在全国有很多的娃娃机,他们需要很多形象去做娃娃机的玩偶,我们去年大概走了十几万个娃娃。”嘉木告诉《三声》,“然后还有就是同程旅游,我们也在探索卡通形象跟旅游之间的合作。”

    但这与Line直接售卖表情获利的变现方式略有不同——事实上可以说是完全两种方向。“中国现在的市场环境下,低端的用户并不习惯为一些素材、软件付费。”丁焱坦陈。

    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2015年中国社交应用用户行为研究报告》中显示,作为表情包最主要使用场景的社交应用并未能延伸出如国外Line或Bitstrips(表情应用,不久前被Snapchat以1亿美元收购)一样的利益链条。包括国内主流社交应用在内的站内买商品等活动提及率仅为26.6%。而即使是正处在风口的微信与陌陌,两者付费表情收入仅分别占各自总收入的8.4%与18.8%。但在国外,仅仅是卡戴珊家族推出的一款kimoji表情应用,就能在顶峰时段1分钟内入账100万美元。

    丁焱承认,这也是似颜绘为什么在目前逐步开始剥离表情me,开始将注意力更多放在表情云的服务上。立足于个性化表情制作,也即toC的表情me目前已经停止了版本的更新服务;而取而代之的后者,更多是着重于表情的一个分发模式,通过与不同的SDK公司合作,帮助如聚美优品与大姨吗之类的app开发者提供表情社交的功能服务。

    丁焱解释道,表情应用总共分为个性化的DIY模式,如同表情me;以及一个表情素材的P图应用和整合散落在互联网上的第三分平台。在丁焱看来,这些模式都难以称得上成功。

    “整个创业,我们来看就是一个‘升维思考,降维打击’。”丁焱说,“‘升维思考’的部分就是对商业模式的理解,你的经营是不是可持续,‘降维打击’实际上就可能是能够做爆款,用通俗、大众喜欢的方式迅速地占领市场。但很多toC的表情应用只能做到‘降维打击’部分,对行业格局的理解、形成商业模式,还是非常不够的。”

    IP化是最终的归宿?

    在此之前,Facebook的表情包大战一度让世人目光回落,将焦点集中在这些看似不起眼、却逐渐汇集成一股强大力量的互联网文化上。帝吧出征因此成为表情包发展史上的一次标志性事件。

    而最为网友们所推崇的表情包素材来源——姚明、崔成国(金馆长)、花泽香菜(兵库北)、张学友(《旺角卡门》)等,则不出意外地再度风靡网络。也因此,表情包更像是网友们P图功力的展示机会,而非经济舞台上的新主角。

    但丁焱和嘉木对此保持相同看法,“两者并不冲突。”丁焱愿意从一个更商业方式的角度去理解。她告诉《三声》,在表情云里,网友自制的暴漫表情与获得授权的表情开发会同时存在。“前者可能更符合市场需求和用户的一个功能需要,但后者与商业模式挂钩更加紧密。”

    而嘉木的视角则表现得更为理论化。“我觉得这些都没有冲突。”嘉木说,“表情是一个杯子,里面可以装不同的水,你可以装咖啡也可以装可乐,但本质上的功能都是一样的。就是弥补人跟人之间沟通上的失真,这是表情根本的一个价值。”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双方放松对表情包商业化的不懈努力。某种程度上,国外的Line和一些知名卡通形象的运作公司仍然是市场上大部分从业者希望看准的对象。

    Line拥有着丰富的表情库,但最为著名的还是Line friends这一组合形象。按照官方介绍,这一组合主要成员包括大叔、可妮兔、馒头人、布朗熊、詹姆斯、莎利、杰茜卡等7位成员;依托彼此组合成的世界体系,Line为其开发了漫画、动画、周边及线下体验店。最终在用户热情的日益高涨及周边售卖带来的大量曝光度的加持中,Line friends成功跻身虚拟明星,成为表情IP化的典型案例。

    萌岛走的正是这样一条相似的道路。嘉木希望未来的萌岛能在潘潘达这样一个形象之外,联动更多的萌岛产品。就像漫威或者DC一样,“它生活在同一个世界观里面,彼此可以关联。未来任何几个形象拿出来都可以组成一个复仇者联盟,都没有问题,但是它是一个世界观。”

    嘉木表示,“这个世界观可以容纳其他的形象等等。也就是说我们创作了这样一个世界观之后我们希望说让每一个由心做出来的表情,它能迅速拥有它的故事,它可以成长起来。”表情的IP化,是他目前最为看好的变现模式。

    而根据似颜绘介绍,他们现在希望尽快打通的还是国内主流SDK公司能为其打通的分发渠道。通过与融云、环信、亲加等即时通信云的合作伙伴达成协议,今年似颜绘会着力于布局这些SDK公司涉及的上万个应用。

    丁焱告诉《三声》,目前似颜绘的重点还在于布局,暂时不计较盈利。但她也表示,等到这一系列动作初步完成,会考虑开始进行对这些表情进行IP化的一个增值服务。

    不过,这个市场上仍然充满了许多不确定性。这一链条上串起的表情创作者、服务商及IP开发商,目前都还各行其是,没有相对正规的市场规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